重慶晨報深度報道記者 肖慶華
  通訊員 周聞韜 報道
  昨天周三,是趙青雲課程最滿的一天。
  這裡是巫溪縣保家鎮塘埡村白鹿初級中學,四面環山,距主城有9小時車程。西南大學物理科學與技術學院的大三學生趙青雲,已來此支教3個多月。但他的故事,卻鮮為人知。
  兩年前,一封西南大學的錄取通知書突然出現在趙青雲的老家,這讓其父母驚愕不已,在他們的意識中,兒子早在2005年便考取了醫學院,畢業後已經是一名救死扶傷的醫生了。
  原本打算隱瞞一輩子的秘密被揭開了。
  現在 巫溪支教,滿足、輕鬆
  早上6點半,趙青雲就起床了。
  10分鐘後,他出現在操場。所帶班級的孩子們已站好隊伍,準備做早操。激昂的口號聲在山谷中迴蕩,新的一天開始了。
  一、二節沒課,他回到寢室,順便打理了腮幫子上的絡腮胡茬,努力讓自己保持年輕。
  第三節課是語文。他學的專業是物理,但今年9月來此支教後需要兼課,要上物理、生物、語文、歷史課,還兼任初二六班的班主任。
  “在這裡,所有人都叫我老師,沒有人來關註我的年齡,或經歷過什麼。”儘管如此,趙青雲的心中始終有一絲遺憾,是為逝去的青春,還是別的什麼,他自己也說不太清楚。
  緊鄰學校有一處巫溪較為著名的景點“一線天”,趙青雲去過兩次,“時常走著走著發現沒路了、山窮水盡了,卻突然柳暗花明。”
  這,仿佛也是在說他自己的故事。
  9年前 坐上火車,卻沒去學校
  趙青雲的老家在山東日照。
  2005年,高三那一年的清明節,趙青雲的父親因為工程虧損舊病複發,母親則常年生病,全家陷入困境。“妹妹當時正在準備中考。”趙青雲突然意識到,如果自己繼續求學的話,迫於生活壓力,家人肯定就不會再讓妹妹上學了。但要讓父母同意自己放棄學業出去打工,也幾乎不可能。懂事的趙青雲,心中有了盤算。
  一個多月後,趙青雲收到了山西省一所醫學院的錄取通知書,“家裡人看到通知書都很高興,但學費又讓他們憂慮。”
  趙青雲反覆跟父母強調,學費可以去辦助學貸款,上學期間還可以兼職賺生活費。同時,他還說服父母一定要讓妹妹繼續念書。
  “瞞著父母,我心裡很痛。但看到他們充滿希望的眼神,我又義無反顧。”當年9月,趙青雲拒絕了父母陪同,帶著家裡湊來的5000元“學費”,坐上了開往山西太原的火車。
  在家人心中,兒子已經走上了一條光明大道;但在趙青雲心裡,卻是拋棄了一切,只留下了夢想。
  打工時 隱瞞真相,總怕說漏嘴
  火車開到濰坊,趙青雲便悄悄下了車。
  他扔掉了錄取通知書,找到一家工地,成了一名建築工人。他選擇攪拌混凝土,掙錢較多但最費體力,“咬咬牙,就過去了。”
  趙青雲開始琢磨著如何隱瞞真相。
  “我跟父母聯繫只用手機。錄取通知書里有一張山西的電話卡,我每次往家裡打電話,都是用這張卡。”平時一有時間,趙青雲就去上網,查看山西當地的民俗、天氣情況。
  “有時候家裡打電話來說太原要下雪了,得買棉衣了,我就不能說漏了嘴。”此外,趙青雲還瞭解了大學的專業課有哪些、選修課有哪些、學分多少等等。發工資時,他就往家裡寄個四五百元,說是自己兼職掙的。休息時,趙青雲愛逛書店,買些跟醫學有關的書。
  (更多趙青雲的奮鬥歷程,請見05版)  (原標題:大學夢遲到7年 他瞞著親人打工養家 )
創作者介紹

Tattoo

ha20hapwp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